医师多点执业是大势所趋,可为何叫好不叫座?

责任编辑:刘璐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7

摘要:专家难请 手术费“翻倍” 医院担心人才流失“医生多点执业”推进受阻,业内呼吁改革人事制度,建立医生保障体系。

michael-browning-D0ov97Td-xM-unsplash.jpg

专家难请 手术费“翻倍” 医院担心人才流失“医生多点执业”推进受阻

业内呼吁改革人事制度,建立医生保障体系

医师多点执业被视为推动医疗资源下沉、缓解群众看病难问题的重要举措。2015年,《湖南省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》正式在全省实施。《办法》将医师多点执业由此前的审批制更改为备案管理,这意味着公立医院的专家到基层看病,只需向自己所在的医院“ 打个招呼”就可以了。

然而,“医生多点执业”推行至今将近5年,公立医院的专家向基层流动并不“通畅”,医生多点执业到底难在哪儿?近日,记者对长沙各家医院的现实情况进行了走访。

“医生多点执业”遇冷

赵明霞是家住长沙市树木岭的退休老师,不久前因为中风,左半身出现了轻微偏瘫。5月9日,在长沙市雨花区的一家民营医院,来自湘雅医院心脑血管科的专家仔细地给她进行了检查。

“如果去大医院治疗,患者每次要排一两个小时的队,现在不但省去了这些麻烦,看病的费用也少了许多。”
该民营医院负责人黄伟告诉记者,通过聘请大医院的专家来执业,医院的名气越来越高,不但经济效益上来了,本院医护人员的规范性、专业性和业务能力都提高了。

一举两得,然而,黄伟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“我们周围大部分医生对多点执医的呼声很高,但真正去做的人很少。”黄伟表示,《湖南省医师多点执业实施办法》实施5年以来,签约基层医院执业的医生逐年减少。“为了得到一名大医院的执业医生,基层医院往往需要等大半年,有些医生刚来不久就被其他同行挖走了。”

“医生多点执业”遇冷通过一组数据可以加以佐证。据长沙市卫健委统计,截止到2020年,长沙市注册的医师有2万余人,但仅有不到200人报备多点执业,比例不足1%。

什么阻碍了多点执业?

一堵无形的墙横亘在“多点执业”的路上。

长沙市政协委员、南湖医院集团董事长李军表示,推行医生多点执业对基层医院来说是件好事情,但目前的相关规定让医生们顾虑重重。根据有关政策规定,医师多点执业需要医生个人申请,同时获得所在医院同意,最后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注册。“现在大型的公立医院都在快速扩张,本身就急需有能力的医生。怎么可能允许医生到外单位执业呢?”

目前,教学、科研资源集中在公立医院,更关键的是,能否获得这些资源不是取决于你是否有能力,而在于你是不是个“公家人”。公立医院属于事业单位,医生的各种保险和福利待遇都由医院负责,医生在科研、教学、学术职称评定上医院具有重要话语权;以后的医疗报销、退休工资等也都指望医院。

湖南省医生协会相关负责人黄修祥表示, 拥有事业单位编制身份的公立医院医生,是“单位人”而非“社会人”,公开要求多点执业权利,相当于用身份保障换执业自由,多数人不敢“冒险”。

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医生对多点执业的推行表示不乐观。“就算现在简化程序,只需在医院报备,还是会有所顾虑的。明面上医院是答应了,但可能会在职业晋升、科研立项等方面设置关卡或是在背后‘穿小鞋’,或者在绩效评估上降等级。”一位医生说。

“走穴”更受欢迎

虽然申请多点执业的医生少之又少,但是利用节假日等休息时间私下到民营医院、基层医院“走穴”的医生却大有人在。

“不少有名气的外科医生,一到周末就开车到周边市级甚至县级医院开刀做手术,一天做几台,都是行内半公开化的。”一家三甲医院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记者,医师多点执业本是一项工作权利,但这项权利并没有得到公立医院的尊重。“很多医生被一些市级医院请过去做高难度手术,比如肿瘤手术、介入手术等,一般跑场费至少是7000元以上,教授的跑场费至少是1万元以上,但这些事跟自己所在的医院说不得,都只能暗地里做。”

“如果按规定跟医务部备案,说要去外面给人家做手术,一旦传到医院领导或者是科室领导的耳朵里,就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大家都是偷偷地做。”
长沙一位民营医院院长坦言:“直接将大医院医生‘挖’过来,很不现实,但兼职,他们大多愿意。这些大医院专家来我们这坐诊、手术,不仅为我们脸上‘贴金’,同时也促进病人数量增加,可谓一举几得。”

业内声音:新政还应完善配套措施

推进“医生多点执业”还应完善配套政策。
“一方面是大医院专家紧俏,老百姓看病难,另一方面是这些专家在私下‘走穴’,除了利益杠杆在起作用外,也暴露了医院管理上的漏洞。与其长期游走于灰色地带,不如在政策引导下让它步入阳光操作。”

长沙某三甲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刘健认为:“主管部门放松对医师执业地点的管制相对容易,拆除‘多点执业需要医院审批’这堵墙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。”
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南时代阳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唐纯玉认为,推行多点执业还应将医生执业方式选择权、医院用人权、医疗服务监管权三者之间的权利边界分割清楚,这对制度是一种重塑。

“行政主管部门应行使好医疗服务监管权,制定与医师多点执业相关的人事、分配、社会保障等配套政策。医生各执业点之间的利益分配和责任划分,以及多点执业带来的医疗责任风险管理等,都需要出台明确的细则。”唐纯玉认为,目前,医生多点执业一直以来都处于“执业自由渴望”与“身份剥离困难”的矛盾状态中。尽管医生多点执业必定是医疗制度的改革、发展方向之一,但由于长期绑缚在医生身上的“单位人”绳索,使得这种蜕变始终难以破茧。她呼唤人事制度改革要深入进行,或是在现有人员管理上有所创新,并能制约这一过程中产生的弊端,建立一套医疗事故保险体系,加以约束和规范。(人才报/民生网记者 刘璋景)

稿源:湖南民生网